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产品服务

大西北之行返程篇(三)——达坂山和黑泉水库

时间:2019-01-11 13:17:09  来源:本站  作者:

  有时候,山路的陡峭不是一般司机可以驾驭的,胆大心细,是一个司机的必备条件。你看!这车子简直是从天上下来的。因为我们马师傅的开车技术过硬,我坐在车里“翻山越岭”,几乎没有什么晕车的感觉。当然,主要的功劳还是要归功于一路的风景。

  随之而来的达坂山观景台,达坂山位于门源和大通两县交界处。这里是门源油菜花三个最佳观赏地点之一,距离浩门镇约30公里。每当油菜花盛开时节,在这里看漫山遍野的油菜花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其实,达坂山的海拔并不是很高,达坂山的有名,只是因为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达坂山(达坂,蒙语意为山口或山岭)地处青海省大通与门源两县的交界处,是青海通往甘肃的交通要道。达坂山北有门源百里油菜花,南有景色迷人的黑泉水库。达坂山观景台应该是观赏油菜花而设,也应该是为“奔波”在人烟稀少的大西北的游客而设的一个歇脚点。经过这里的自驾游车子大概都会在这里赏赏景,歇歇脚,我们也不例外。我们到达坂山观景台的时候,车子不是很多,游客的数量也达不到“人满”,所以,也就不能用“为患”来形容,你尽可以随便停车。倒是那些摊贩一个都不少地在开张营业,蒙古包里面搭的不是床,而是摆放着各种出售的物品,物品包括那里特有的食品和物件。

  一对小孩管理着的摊位引起了我的注意,从那个年长的孩子的服装穿着上看,他们也是乘暑假帮衬着父母的孩子。他们出售的是玉石和玉石类制品,我不知道这些石头和石头物件是不是和我们在各大景区所看到的一样。至少,从表面上看来,在我看来,好像没有什么两样。但石头这东西,因你的喜欢而增值。很多东西都是如此,也许它们的本身并没无价值,只是因为有人重视它们,喜欢它们的人多了,才有了价值,甚至是不菲的价值。记得有一个小男孩卖一块普通的石头的故事,一个小男孩听从一个智者的建议,去市场卖一块普通的石头,几天过去了,那块石头却无人问津。小男孩有点失望,但却没有放弃。终于,有一天有位老者问其价值,但小男孩却回答“不卖”。老者越发好奇,出大价钱欲购买此石,小男孩坚持不卖。从此,这个小男孩拥有“稀世珍宝”的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小男孩的身价也由此大增。所以,石头的价值并没有改变,改变的是人们对这块石头的看法。可见,有时候,不是东西本身的价值决定着它们的价值,而是人们对待它们的态度决定着它们的价值。我又离题了,难怪某某人总是说,“你的游记是写得不错,但我喜欢说景就是景的游记,你的游记掺杂着太多的思考。”好像,我是有了这样的习惯。“触景生情”、“睹物思人”“见事说理”是常有的事情,有时候甚至扮演者一个“愤青”的角色,我不知道这是好是坏?但我的下意识告诉我,这不是好事情。不过,就像上面卖石头的故事告诉我们的那样,又有谁知道某件事和物的真正价值呢?

  离开两个小男孩的摊贩,自然,我什么都没有买,因为我向来对这种物品不感兴趣。倒是在离开观景台的时候买了两袋的青稞爆米花,自己喜欢吃,相信儿子也一定喜欢吃,于是,便成了旅游回家的一种“回话手柄”。站在观景台上所看到的景色真不是我有的笔墨可以书写的。俯视和仰望,低头和抬头,都在下面几句话里了。公路盘山转;闲云逗翠飞,花谢绿常在,梯田层层新,不用我多说,远近全是景。

  景如画,看心情。油菜花虽然没有,但你照样可以沉浸在绿色波浪翻滚的浪花里,你照样可以陶醉在游客的笑容里,特别是我们老孟的笑容里。

  行驶在达坂山盘山公路上,多急转弯,除了两旁的景色奇美,达坂山盘山公路本身就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它的盘徊曲折是一种与众不同的美,那种美始终深深地吸引着我。这里山势高峻险要,道路坡大弯急,素有“鬼门关”之称。图中弯曲成八字的山道便是上山下山的必经之路。

  离开达坂山观景台,一路盘旋而行,达坂山海拔4353米。马师傅指着右手边的山顶说,那里有一条老的公路一圈一圈盘山从山顶翻过,因为没有别的道路可以通过达坂山山顶,道路坎坷不说,雨雪天还会遇上山道滑坡,不时有滚石落下,那里曾经是交通事故频发的地方。以前每次从那里过,就是穿着“红背心”,而每次下来总觉得自己真正的过了一次“鬼门关”。最后,他说,“不说了,说多了,全是泪。”可见,留给他的是一种怎样的记忆。

  “还好!现在有了新公路,修建了达坂山隧道,我们这些大西北的司机就好当了很多。”马师傅指着前边的两座高山间的“天桥”说。我好奇地问道:“我们的车要从那条桥上过吗?”是的,桥的一端就是达坂山隧道。现在我们是从隧道“穿山而过”,但99年之前,我们的从隧道上面的尖尖的山顶过。看照片上的山顶上有两枚尖尖的岩石,老的公路就是从那两块岩石间穿行而过,无论远看还是近看,的确有点像“鬼门关”。你若闯过去了,还做你的人;你若闯不过去,你就成了鬼。看到达坂山的这“架势”,我终于理解了刚才马师傅的那番心情。

  我们在行驶的公路是1995年新建的,当初新建公路时在海拔3792.75米处修建了达坂山隧道,历时5年1999年修建完工,隧道长1530米,两端引线米。达坂山隧道位于国道227线的越岭地段。隧道及两段引线按山岭重丘区三级公路技术标准设计:隧道净宽8.5米,净高4.5米,两端接线技术标准,地震基本裂度按7.8度设防。工程核定概算12856.71万元,1998年交通部批复调整概算为15572.76万元,其中交通部补助11000万元,青海省自筹4600万元,国内银行贷款1000万元。达坂山隧道工程是世界第2大的高山公路隧道工程,也是目前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隧道。达坂山隧道工程项目创五个之最:一是隧道南口路面中心标海拔高3792.75米,为当时亚洲已建成道路隧道海拔之最;二是在国内已建成的道路隧道中,最先铺设保温层以防冻胀;三是在国内已建成的道路隧道中,最先在洞口设置自动隔风保温门,在冬季无行车时关闭隧道,以减少冷能侵入;四是青海第一条公路长隧道;五是青海公路基本建设中首次面向国内施工单位招标,实施与国际接轨之“菲狄克”管理项目。在如此高寒气温下如何防止隧道冻胀?中铁十六局一处“高寒隧道科研组”认真汲取和消化国内外成败的经验和教训,经过上百次的连续攻关和试验,成功设计出了达坂山隧道“保温与排水”巧妙相结合的一系列隧道防冻保暖施工方案,受到了中科院专家和青海省交通厅的一致认可。他们在正洞以下5米处,开挖一条副洞,作用是排走隧道周围的冰雪溶水,不使其渗入洞内。为确保排水,在隧道周围采用土工棉布、橡胶排水板、玻璃钢防水板等防水措施,像人穿棉袄一样,把全长1.53公里的隧洞裹起来。不仅如此,还在洞内表层铺装聚胺酯和干法硅酸盐保温层,在洞口两端安装上由电脑自动控制的防风保温门。这种集大洞、小洞于一体,防风、保温、排水于一炉的新颖设计,被中科院列为高原隧道施工的典范,不仅国内独有,在国际上也是首开先河。当时,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我拍下了达坂山隧道,也许真有神使鬼差之事吧?刚才上网一查,没想到,达坂山隧道有那么的神奇。人类智慧在这里再一次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旅游真是一种长知识的途径,要不是我去了大西北,我就根本不知道祖国的大地上有那么一个的大阪山隧道,而且还拥有五个之最。

  出了达坂山隧道,抬头一望,真是吃惊不小:难道我们就是从上面那弯弯曲曲的山道上下来的?随后的海拔几乎是直线下降,我们的车子好像到了山脚似的,虽然那里的海拔仍然很高。

  说完达坂山,就到了黑泉水库。黑泉水库是返程中最后一个景点,说是景点,其实也不过是路遥遥中的一个歇脚点。不过,从黑泉水库进入我的眼帘之时起,黑泉水库就已经想我们展示了它的美。黑泉水库开始以草原上蜿蜒的溪水(也许该称之为河流)的形式流入黑泉水库。那蜿蜒曲折蛇行状,在蓝天白云和山峰草原的衬托下,岂是“迷人”两字了得?

  黑泉水库位于青海省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宝库乡,位于227国道旁,距离大通县桥头镇37公里,距离西宁市75公里,总库容1.82亿立方米,工程总投资77625万元,是青海“引大济湟”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保障西宁及周边地区的工农业及生活生态用水具有重要的作用。何谓“引大济湟”?“引大济湟”工程是青海省内一项跨流域大型调水工程,由石头峡水利枢纽、调水总干渠、黑泉水库、湟水北干渠、湟水南岸提灌工程组成。黑泉水库工程由拦河坝、导流隧洞、溢洪道和电厂组成。是以城市和农业灌溉供水为主,兼顾防洪和发电的大型水利枢纽。钢筋混凝土面板堆石坝。最大坝高123.5m,坝址以上流域面积1044k,坝址处多年平均流量10.1立方米/秒,多年平均径流量3.2亿立方米。水库在正常蓄水位2887.25m,回水长度7.5km,水面面积5.26k,库容1.72亿立方米,死库容0.17亿立方米。设计洪水标准为500年一遇,非常洪水标准为5000年一遇。考虑到大坝失事会对下游及西宁造成重大灾害,采用万年一遇洪水保坝复核,地震防烈度为8度。

  我至今为止还不知道黑泉水库为什么会称作黑泉?是因为水库里的水看上去是黑色的吗?那么,水库里的水又因为什么原因而让人看上去是黑色的呢?是不是与周围的山色有关?我在网上查了很久,却查不到黑泉水库的由来。其实,站在水库边,我明明看到黑泉水库里的水清澈无比。水色看上去却是如此之黑,这个奇妙的现象到底是怎么形成的?恐怕我是无从知道的了。我带着那样的疑问从黑泉水库的“头”观到“尾”,其实,观“头”和观“尾”,不过是坐在车上往外张望拍照而已,以上的照片就是我坐在车内拍摄的。我们真正下车观赏黑泉水库的地点是在黑泉水库的中间,下面这些照片便是实地考察后所拍。左一张,右一张,没想到拼成了一张全景,真是一种意外的收获。我曾在网上看到过黑泉水库的照片,特别是10月份的时候,山上漫山遍野红黄绿的秋叶,倒影在黑泉水库里,再加上蓝天白云,真的会美得让人窒息!

  坐上车,在车内看到的黑泉水库,渐渐接近黑泉水库的大坝。在大西北的最后一天虽然没有下雨,但时有多云,故而,黑泉水库的上方少了蓝天白云,黑泉水库里的水色就更黑了。

  大坝的外部见到了“黑泉水库”的字样,由于车速快,又是回头拍,第一张“黑”字藏在了树丛里,第二张终于拍全了“黑泉水库”四个字。

  下面两张是网上下载,转发在这里,希望拍摄这两张照片的作者不会介意我的“盗图”,我把它们转载在这里,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的“猎美心理”,既然无缘亲眼目睹如此迷人的黑泉水库,看看别人看到的,也算是一种享受了。有谁能告诉我,当你看到这样的黑泉水库的时候,不会神往?要不是离得远,说不定哪个周末就奔它而去呢!

  过了黑泉水库,天突然下起雨来。我们一直很庆幸,在大西北的10天里,老天对我们特别的照顾,总是笑脸相迎,没有下过一天雨。如果有过下雨的“历史”,那也是快要到达青海湖二郎剑景区的路上,而且雨过天晴。第二次就是最后一天回西宁的路上,在我们到达西宁之前,又是同样的雨过天晴。看这雨下得!雨点敲打着我们的车窗,但却仍然是蓝天白云,留在车窗上的雨滴犹如白色的雪花。心里暗想着:要是这落下来的真是雪花,那该多好啊!依稀记得,天下雨的时候,我们刚好路过一个小村庄。这小村庄依山傍水,宁静无比。因为刚下了一会儿的雨,使本来就比较清明的空气更加清新,微风吹过,我甚至可以嗅到一股泥土的气息,还有那青草的香味。

  一场突如其来的雨,不但洗去空气的尘埃,还洗净了山峦,使得山上的树啊草啊花的,绿的更绿,青的更青,黄的更黄,红的更红,一切都是欣欣然的。假如我是一棵树,雨后我会把根扎得更深;假如我是一棵草,雨后我会长得更高;假如我是一朵花,雨后我会开得更艳。只是,我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所以,我会睁大着眼睛欣赏雨后的一切。

  四点多的时候,我们顺利到达西宁机场,与马师傅道过别之后,就进了机场。在机场内用完“晚餐”,就静候8点半由西宁飞往南京的航班。好在航班误点的时间不是很长,11点左右的时候,在南京机场安全降落。因为一天乘坐汽车和飞机的劳累,不想无谓的浪费休息时间,我们就选择了机场附近的空港宾馆。

  一路向西,10天西北之行,走走停停,收获颇丰。历时四个月的撰写,写写停停,停停写写,虽然感觉有点拖,但还是为自己感到自豪:细细一算,居然写了21篇的游记。如此这般,犹如重游了大西北,往事和美景历历在目,挥之不去。写完了,味还在,甚至默默地在心里跟自己约定:在秋叶的缤纷里我将会重游大西北。分享: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