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产品服务

达坂山

时间:2019-01-11 13:17:02  来源:本站  作者:

  达坂山是祁连山系的一条支脉,平均海拔在3700米以上。 “走门源,过达坂” ,达坂山是门源去西宁的必经之路。1995年之前,达坂山山高路险,坡陡弯急,曾有过往的司机编了“达坂山,鬼门关,摔死麻雀,冻死鹰”“路高入云端,离天三尺三”的顺口溜,道出了达坂山的雄、奇、险、冷。因为这里道路十分狭窄,盘山公路一直绕到了达坂山的最顶层,尤其是冬天,山上的积雪被过往的车辆碾成了冰,车走在上面随时有滑下山谷的危险,但又没有别的通道可走,所以,当地人又把达坂山叫作“天门”。

  1949年9月1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一兵团由王震司令员兼政委,率师西进。二军五师十三团11日翻越达坂山时,正值秋季,阴雨霏霏,全团官兵步行在崎岖泥泞的山路上,背上被雨水淋湿的行囊越显沉重,天气寒冷,加之海拔越高,空气越稀薄,严重缺氧使有些同志头晕眼花。山风劲吹,寒透肌肤,已淋湿的衣服立时被冻成冰凌,裹在头上的毛巾也冻成冰盔,干粮冻成冰块。

  山顶飞雪舞空,路上积雪越来越厚,由于冻、饿、体力不支,战士们每走一步,都感到非常吃力,行军队伍不时地拉长,开始有人掉队了,各级干部心急如焚,因为一停下来就有牺牲的危险,因此不断鼓励大家:“同志们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要停留,翻过祁连山就是胜利。”于是队伍里“翻过祁连山,解放大西北”的口号此起彼伏,炮兵连二班有个绰号“乐哈哈”的河南籍战士,性格开朗,乐于助人,一路上帮助体弱的同志,这天他背着六发炮弹,还有几个水壶和粮袋,走着走着突然倒在雪地里,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由峨博到达坂山120公里的山路平均海拔4300多米,高寒缺氧,积雪没膝,158名(包括4师15名)同志被暴风雪夺去了生命,这些英雄与祁连山一起将永世屹立在西北高原。战士们挥泪掩埋了战友的遗体,怀着极大的悲痛继续挺进。当时,带路的藏族向导对着烈士大声嚎哭,他说:“你们是我们藏族救苦救难的菩萨,解放军真是我们各族人民的亲人。”

  翻阅修建达坂山汽车公路的历史记载,才发现从民国二十年(1931年)开始就有西宁到门源的公路,当时只是一条山路,能通行马车。而马车通过达坂山时,有些地段需要将车和货卸下来,拆成小物件由马或人运过去,十分困难。

  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 ,青海军阀马步芳为了军事和战备需要,更为了他全面霸占陕甘宁和进军新疆方便,命旅长马步釜开辟一条由大通东峡至门源的公路。于是,修建达坂山公路的公文下发至各县规定每户出一个人,没人的出钱,既无人又无钱的要想办法雇人,这条公路贯穿门源、大通、互助三县,最后到达张掖。大通代理县长王立中、互助代理县长马寿昌、门源代理县长葛钺在民国二十七年立下修路纪念碑,此碑现收藏于门源县南关清真寺。后来,由于风雪侵蚀、泥沙流失转弯处公路变窄等情况,1942年再次抽调民工进行了修补。

  直到1949年门源解放以后,马步芳余匪在青海以及门源再三暴动,为了打通西宁至门源、张掖的交通线路,平定马家残余部队,1950年,西北野战军委员会主席彭德怀赋予一军修筑青藏公路至西宁、宁张公路至西宁的任务,共抽调9000余名战士组成了修路大军,于5月1日到达目的地修建公路。一军三师直属单位和九团抽调1000人负责修建宁张公路,大通桥头到达坂山路段,由司令部通讯科长张志新同志任大队长,王怌亮同志任政治部主任。

  施工开始后,干部和战土们干得热火朝天,工具的撞击声回荡在山谷,像一支支动听的交响曲。在历时5个月的修路过程中,战士们遇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他们用自己的汗水和生命为一方土地上的人们谋来了幸福和便利。1985年省财政厅交通厅和州财政局三方出资380万元,组织民工3000余人进行施工,历时2年,修通了门源至西宁的柏油公路,翻开了门源交通史上崭新的一页。

  当然,历史终究是历史,在社会的不断发展中,一切都在生产和劳动中发生着目新月异的变化。祁连山的厚重使达坂山逐渐成为一处旅游胜地,到门源观祁连长云,百里花海非达坂山莫属。夏季在达坂山的顶端,你才会领略到“青海长云暗雪山”“天公踩翻金色缸,染得山川一片黄”的意境。

  对达坂山的理解和敬畏,让人一次次地为它拿起笔来,深情泼墨:“远古的大地在一次胎动之后,在地平线的惊惧中一不留神儿,分娩出了祁连山的壮美。”

  当你仰望它的时候,你一定会被它独特的魅力所震撼。当你在心中虔诚地默念它时,你即可被它久远的历史和几千年的文明所淹没。

  裹挟着风雪以及半生的记忆,今夜,已记不清是第几次翻越达坂山了,在不断的行走中,达坂山和我一起走向成熟、平展再平展。

  记忆中那条破败不堪、又窄又长的土路,已经变成宽敞的油路,路途归来不再有满身满脸都是尘土的尴尬了。90年代末,智慧的筑路工又截去了山尖上最险要的部分,车辆可以直接从大山的胸部穿刺过去,白云在上,青山在下,煞是壮观。

  每一次旋绕在九曲十八弯的盘山公路上,都会有不同的收获。夏季,云海就在你的脚下,亚洲第二大隧道在3792.75米的高度,仿佛天上宫阙。因为海拔的原因,一山之上,四季并存甚是美丽。

  在这里,岩羊的蹄声踩碎女人的叹息,母牛的奶水溅出满坡的野花,野马的鬃尾扫过银色的雪峰。烧酒中浸泡的欲望,是汉子熬红的双眼。

  1986年8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同志来门源视察,在达坂山顶放眼远望,尽览祁连山的长云奇景,并在山顶留下一张珍贵的照片。98年,国家投资1.65亿元,在达坂山最高端的越岭处修建了隧道,这条隧道是亚洲第一高海拔公路隧道,全长1530米,成为达坂山上的一道奇观。该隧道建成后,避开了达坂山顶积雪严重地段,缩短里程5.2公里,天堑变通途,宁张公路从此也四季畅通。而现在翻越达坂山不仅变得简单容易,而且成了一次赏心悦目的祁连山观光旅游。

  随着门源旅游业的不断发展壮大,政府在达坂山修建了观景台,每到夏秋两季,人们会在这里观赏到满川的油菜花以及祁连山脚下游动的云海,也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雪山、草原、油菜花大地艺术与九曲十八弯盘山公路并存的美丽图画。

  而今,兰新高铁全线贯通,门源人民一步跨入了高铁时代,达坂山公路盘绕在那里,向过往的游人诉说着它的曾经。

  作者简介:才登,女,藏族,系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青海省作协理事,兼任海北州文联副主席、门源县作协主席;出版个人诗文集《我从草原来》《心在高原》《牧人的祁连山》《转山转水》等5部,《我从草原来》获海北州政府2008年优秀创作奖;《心在高原》获第六届青海省政府奖;在省内外报刊杂志发表大量作品;现供职于门源县政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