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责任

雪漠:谈谈社会责任

时间:2018-10-21 16:46:38  来源:本站  作者:

  自2007年1月13日起,由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广州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主办,广州图书馆、信息时报社等协办的“羊城学堂”至今已走过了十周年。十年间,“羊城学堂”以“阅读改变人生”为宗旨,邀请了各行业及研究领域的学术菁英、名人名家做客,其中不乏听众耳熟能详的百家讲坛主讲人、中国驻外大使等。截至2016年底,“羊城学堂”在广州图书馆累计举办讲座447期,直接受众达10万人次。

  值此十周年之际,“羊城学堂”特邀请作家雪漠撰文一篇,并以大幅展板的形式展示了雪漠老师在2015年12月19日的精彩讲座《古代西部的神秘帝国——“一带一路”中的匈奴文化》,其讲座录音已选入广州图书馆“羊城学堂”十周年讲座精选之列。雪漠老师为“羊城学堂”十周年撰文如下:

  2012年11月,受广州图书馆的邀请,我第一次登上“羊城学堂”与广大市民和读者分享了《从托尔斯泰精神谈文学的终极关怀》的话题,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后来,这次讲座的内容收录在由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的《光明大手印:文学朝圣》里,我想以这种方式来表达我对“羊城学堂”的感恩和厚爱。

  后来,我又多次登上“羊城学堂”,让我感受到了岭南文化的包容和接纳,感受到了广州市民的热情和奔放,在与读者的互动交流中,带给我的感觉始终是一团火,熊熊燃烧着,充满了生机和活力。这和西部那块土地是不一样的。西部文化厚重,沉寂,封闭,保守,在这个时代中显得有点高冷,孤寂,默默无闻,像个年迈的智者一样立在那里,无人问津。

  这次,在“羊城学堂”十周年即将来临之际,我想谈谈一个人的社会责任。正如“羊城学堂”一贯所倡导的那样“阅读改变人生”,确实,在我看来,阅读不仅能改变一个人的人生,更能改变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命运。当阅读成为一个人的生活方式的时候,阅读就成了一种信仰。我常说,不读书,心灵会死亡。不读书的人虽然肉体不会马上死去,但他们的心灵却可能为愚痴侵蚀而死亡。这个时代,为心灵活着的人不多。

  一个作家——乃至一个人——最宝贵的东西就是他的心。他有什么样的心,就会写出什么样的文章;他有什么样的心,就会拥有什么样的命运。所以,没有任何一种修炼,比人格的、心灵的修炼更加重要。当你拥有了一颗自由的、充满爱与智慧的心灵之后,你就能与这个世界平等对话。你心灵的海洋就能在这种对话中,撞击出各种各样的浪花。

  人,有自然人,有社会人。作为社会人,就要承担其社会的责任。责任的大小,关乎于一个人的选择。对自己的责任,对家庭的责任,是一种责任,是对的,无可厚非,但是除了这种责任之外,我觉得,人更应该有一种大的选择、大的担当、大的人生格局。一旦一个人将自己的责任上升到社会责任、国家责任、整个人类责任的时候,他就无我了,他与整个世界是一体的。这时,在他的心中,已无“责任”之说了,而是一种本分,本该如此的。

  有了这种责任,他会在生活中,做事中,与人交往中,处处有一种约束和警觉,约束自己的言行,警觉自己的起心动念,会严格要求自己,战胜自己。更会将人格的修炼,品行的完美视为人的首要标准,而不会放纵自己,为所欲为。

  就如我在讲座中谈到的托尔斯泰一样。托尔斯泰年轻时也有很多毛病。他在三十五岁前的日记中,写了无数好色、荒淫、无耻的生活,他为这段生活感到羞耻,并且虔诚地忏悔。我们每个人都有毛病,或许也有过这样的一段经历,但很多人都不懂忏悔,不懂自省,所以,他们成不了托尔斯泰。

  后来,我在和中山大学林岗教授的一次对谈中,他谈到了我的长篇小说《野狐岭》里的“忏悔和救赎”,从中我发现,“忏悔意识”在中国文学中是缺失的。一个人,如果缺少了忏悔,缺少了自省,缺少自强,不知羞耻的话,和动物是无别的,这是很可怕的。一个作家,如果缺失了这种意识和观念,那么他的笔下就会流出罪恶的文字,散布出去,就如梅毒一般,让这个时代弥漫着一种邪恶,腐蚀着人类的心灵。这是一种罪恶。这是一个作家缺少社会责任感的直接表现,但可悲的是,很多作家没有这种意识,仍然在炮制着这种毒素和堕落。

  当这种罪恶和无知出现的时候,作家应该站出来,应该大声说话,而不能等闲视之,装糊涂。我说过,一个作家最重要的是人格。而人格必须反映在行为上。好的人格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贡献社会。要是一个人的行为不反映在贡献社会上,而反应在自私自利上,他就不是真正的作家。真正的作家,在这个时代中,是不能失语的,不能丢掉良知,要承担起一种高于自己的责任。

  我认为,作家的笔应该为人类的心灵点亮一盏灯,让人在茫茫黑暗中能看到光明,看到希望。即使这点光明很微弱,但也不要紧,它像夜空中的北斗星,总能给一些人指明方向。我觉得,这是一个作家应该承担的责任。

  这一点上,“羊城学堂”就做得很好。它虽然在这个巨大的城市里,只占一个很小的空间,但它就像黑夜里的那盏灯,为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提供了一点温暖、一点温馨,一种远离功利的人文光芒。在这个经济发达的大城市,在这个做什么都问“我能得到什么”的时代,“羊城学堂”的这种行为,让我觉得广州人真的很幸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